腿毛哥Quiliano

我对自己的要求很低:我活在世上,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倘能如我愿,我的一生就算成功。

微博:腿毛哥Quiliano
WeChatPublic:圖說軌跡
BBM PIN:2C32EEA2
微信:Quiliano1103

【图说】万籁皆此寂,但余钟馨声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万籁皆此寂,唯闻钟磬音.

——《题破山寺后禅院 》唐· 常健




       我对佛教并无太大兴趣,知之甚少。把他作为信仰是不可能的,去搞研究更不可能。我对佛教的了解,也仅仅局限于课本上的“白马驮经”“五祖弘忍、六祖慧能”。正是如此,我也不常去寺庙,记忆中也去过还能记得名字的也就盘龙寺、圆通寺、筇竹寺、地台寺、灵隐寺、广安寺,还有Lamakloster。不过我曾经去过一个不大不小的寺庙,坐落在燕赵大地的小五台山里,叫什么名字我忘了,但却让我记忆犹新。




       首先我坐了很长时间的车,才到风景区的大门口。从大门口进去,一路要沿着小溪逆流而上。因为是在峡谷里,道路狭窄艰险,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有的地方窄到能卡住一个胖子;有的地方需要铁链辅助,好像飞夺泸定桥。对于没有探险精神或者不愿意多走路的人来说,这一点都不好玩。 




        峡谷不算很深,却也一线天,太阳照不进来。内里溪水潺潺,纵然是6月夏季,溪水也冰冷冻人。这一丝丝的凉意让人直起鸡皮疙瘩。就这爬高上低的走了几公里,感觉都快练成绝世轻功凌波微步了,混身冒汗倒也不觉得凉。出了峡谷,就是一片上山的石头路,周围的高山巍峨入云,在山脚下的你,完全暴露在老天爷的火力之下,找不到一颗庇护乘凉的树苗。所以前一秒钟还觉得混身冒汗是好事,后一秒钟就要被毒辣的太阳晒到虚脱。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居然看到了一些不知名的野花,还挺好看。“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阳阴正可人”拿来形容他们,绝对不合适,因为小花被太阳烤的都快自燃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实在走不动了,被一个驮着物品的僧人赶超。不知道他驮的是经书粮食还是日常用品。我想他也累了,停在路边山崖下乘凉。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山里还有寺庙?      


       这个和尚不高,但看上去很壮,背着几十斤的重物却一路疾行,想必脚力很好,像是练武之人。我想去找和尚聊天,想去了解他到底是师从清凉寺深山上人还是少林寺的玄慈方丈,过了18铜人阵吗?能否拿光明拳吊打MMA冬?没等我想好开场白,大师傅继续上路了。




       终于我也来到了寺门口,但是我未曾踏入半步,不愿意打扰这深山古刹的宁静,我随手拍了几张照片。按快门的时候,我脑子里只飘着常健的古诗《题破山寺后禅院 》——“万籁皆此寂,唯闻钟磬音”,虽然没百度百科之前我也不知道作者是谁,诗名是什么……







我猜這泛藍的顏色是因為EKTAR久經安檢X光的考驗!

评论
热度(60)

© 腿毛哥Quilia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