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毛哥Quiliano

我对自己的要求很低:我活在世上,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倘能如我愿,我的一生就算成功。

微博:腿毛哥Quiliano
WeChatPublic:圖說軌跡
BBM PIN:2C32EEA2
微信:Quiliano1103

《是有多困》
《沒有意思》
《爸,我要和他們飆車》
《弄撒咧》
《櫥窗》
《Leisure》
《Yellow F Yellow》
《YOU DO》

【圖說】端午街頭一日遊    

    據我所知,著名醫學家郭德綱先生有一句名人名言,叫熟能生巧。說的就是有些事,你得經常干,技藝才會越發熟練和精湛,比如街邊的扒手。用我的家鄉話說,出門就抖鱗殼顫(zhàn)呢,就算看見了大錢包,猶猶豫豫,遲遲不肯下手,浪費機會;而像《007擇日而亡》裡面哈利貝瑞這樣的大神,一出場就面不改色心不跳,還主動往你身上貼,貼的還很自然,別說手錶珠寶錢包,就是內褲,你都不知道怎麼丟掉的……

    有的時候我在想,郭老前輩的這番話很有道理,雖然thief這個行當,在西方文化里是最低下最惡毒的,之一。街頭攝影和扒手雖然是藝術和邪惡的區別,但是也有很多相同點,比如得在街頭進行,比如對時機的預判和把握,比如熟能生巧....我以前也是一個熟練的攝影人,就像我以前每天都練習詠春一樣,本能反應,抬手就來。走在街上眼睛里都是透視圖,看見迎面而來的人,雙眼就自動變成九宮格,開始嘗試三分法、對角線構圖、黃金分割....有時候看的太專注,路人都以為我要圖謀不軌。現在我不練了,也不怎麼按快門了,走在路上只顧低頭看看別踩到狗屎,順便看看有沒有錢包可撿。

     其實街頭攝影,也就是所謂的Street Photography,原是誕生於紐約等大都會的城市藝術形式,美國大城小鎮都有這樣的傳統。攝影師背著相機留連在大街小巷,捕捉一幅一幅迎面而來的行人肖像,悲傷、驚訝、冷漠、喜悅、哀愁-種種形態在沉默而充滿張力的鏡頭下定格、凝固,刹那的生命變成鮮活城市的一頁歷史,收入攝影集,仿佛化成標本的蝴蝶,在或近或遠的後人關注的目光中復活,重新翩躚,喚起往日的記憶。160年下來,街頭攝影已經蔚為大觀,風格精彩紛呈自不待言。歷史上湧現的許多街拍大師:布列松、馬克呂布、森山大道、荒木經惟,還有等等和等等,不過我一個都不認識。

    前幾天看了一朋友轉發的一個推送《和馬格南街拍大師Alex Webb學攝影構圖》。馬格南大師們都是技藝精湛真材實料,不然也不可能混馬格南;技藝不精湛材料也不真實的,多半混圖蟲去了。Alex Webb的作品以複雜的構圖聞名,但在複雜中似乎又帶有邏輯,所謂亂終有序,主體副體有參照。他的觀察力已經超過一般人太多了,能同時觀察到周圍完全不相干并持續進行的人、事、物,顏色光線的呼應,精準的按下快門,將瞬間凝結。而我們在街拍過程中遇到最大的問題,除了沒有好的預判,就是沒有執行力,好似抖鱗殼顫(zhàn)的小偷,不敢下手。還沒拿出相機,還沒對上焦,有趣的瞬間已經消逝了。當然剛開始,誰都會有問題,萬事開頭難,但是熟能生巧,所以我還是要堅定不移的按快門。

    我記得看過一個街頭攝影師劉濤的作品,他的照片有現實與理想,有真實與荒誕。他的攝影風格是一部夾雜著幽默和諷刺的悲喜劇。這位劉濤不是那個國民媳婦阿朱,這位劉濤只是一個抄水錶的。每天奔波與街頭,也沒什麼事干,所以他能夠更專注的去發現街頭的故事,勇於記錄那些有趣。用他自己的話說:

    “街头摄影是我自己表达自己对世界的看法,因为我是个比较感性的人,虽然大家都在为生活而奔波,一切都非常利益化,但我依然相信有纯真的东西。那些稍纵即逝的画面可以让我感受到什么的时候,我就会去捕捉。一些荒诞的画面的呈现,让我内心得到释怀。”


   所以相比之下,馬格南大師太難學,而劉濤們用一顆執著純粹的心理捕捉的畫面,更適合大家借鑒領悟。所以為了熟能生巧,我又拿著相機上街去了。

腿毛哥微信:quiliano1103    公号:圖說軌跡 


评论

© 腿毛哥Quilia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