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毛哥Quiliano

我对自己的要求很低:我活在世上,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倘能如我愿,我的一生就算成功。

微博:腿毛哥Quiliano
WeChatPublic:圖說軌跡
BBM PIN:2C32EEA2
微信:Quiliano1103

[圖說]Wonderland, Wasteland

“这里之所以是Wonderland,因为这里要拆迁,拆迁了能获得很多补偿款;

这里之所以是Wasteland, 因为这里拆了一半不拆了,留下一片废土!”



       北京的南城总是有很多故事,比如“六月飞雪”的李村。我突然想起来已经很久没有路过李村,也突然想起来很久没有拿过相机,所以我又骑上车,直奔李村。


        现在已经是深秋,天空灰蒙蒙的,非常低沉,让人感觉头顶上是一个大锅盖。我骑到李村也就二十分钟,此时李村的雌杨树们已经消停下来,不再飞杨絮毛,倒是烧了暖气之后,一股煤烟味直呛嗓子。我本认为李村经过拆迁之后,应该大有改观,可是我看到的依旧是“

犹如农村赶集般水泄不通的道路,肆意占道吆喝的商贩,随意乱停乱放的汽车,一边乱窜一边骂娘的路人”。拆迁的小平房基本都变成废墟,只有少量钉子户还不肯搬走,所以施工队在外面都砌上了灰色的围墙来挡视野。我抬头看看灰色的天空,再看看这灰色的围墙,这堆小平房里的钉子户就好像灰色的不锈钢蒸锅里的闸蟹,现在不搬走,以后可能就搬不走了。


        对于李村当地的居民来说,拆迁其实是一件大好事,毕竟改善居住环境。走在村头的马路上,随时可以听到大爷们这样聊天:

“老几位早啊,拆了么您内?”

“早起头8点刚拆完西墙,这不出去再买两榔头铲子,中午把剩那点桩子给打扫了!”

“那您先忙, 明儿个到我那去,我准备点东西,咱一块拆会儿?”

“NO怕!” (NO PROBLEM,北京胡同上流社会的Beijinglish)



        如此安详和谐的声音,我觉得此处应有掌声,更应该记录下来。吃饭的时候我念叨一会要去拍李村,有长辈说我:“你闲着没事老跟李村叫什么劲啊~”想想也是,都被围墙围成锅盖了,也没什么可拍的。不过我相信南城始终有故事,走在马路上,你有很多能拍的。你会发现这是一个完全未知的北京,跟国贸CBD、工体三里屯、长安街完全不一样,“犹如农村赶集般水泄不通的道路,肆意占道吆喝的商贩,随意乱停乱放的汽车,一边乱窜一边骂娘的路人”随处可见,这是一个全新且陌生的世界,那种残破的感觉显得非常不和谐,当你来到这,能让你忘了自己身处北京,只有打开导航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还没走出南三环。


评论
热度(2)

© 腿毛哥Quilia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