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毛哥Quiliano

我对自己的要求很低:我活在世上,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倘能如我愿,我的一生就算成功。

微博:腿毛哥Quiliano
WeChatPublic:圖說軌跡
BBM PIN:2C32EEA2
微信:Quiliano1103

【图说】我在马路边



      在我小时候听过首儿歌,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面,叔叔拿到钱,对我把头点,我……。你小时候肯定不仅听过,也唱过。我却从来不唱,因为我小时候认为这几句歌词特别的弱。假设这是一个任务,任务奖励为来自警察的点赞,那这个任务需要达成两个条件才能完成:第一步是捡到钱,第二步是交给警察,然后你就可以清清嗓子,用那不甚标准的普通话把这两句唱出来,并且获得警察的点赞。而我相信很多人从来没有完成过这个任务,比如就我来说,我除了不想唱这傻歌词外,还因为我从来就不曾有好运气,中彩票摇车号天下掉馅饼的好事从来与我无关;我从小走路只爱东张西望,观望着马路上形形色色的路人,发掘那些一闪而过的趣事,却不爱低着头看马路上有没有谁掉钱。别说一分钱了,半分钱我也没捡到过,所以我直接卡死在任务的第一步。

 

       转眼之间我已经三十岁了,过去三十年我在路边捡不到钱,往后也一样,而如今,在马路边更是捡不到钱了。连MC靖都写了首歌来歌颂支付宝,因为大家出门都想无束缚不想带钱包。就算你真的在路边捡到一钢镚儿,一边哼着“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面”,一边准备交任务。警察老不老年纪够不够当你叔?Where theF is he感觉是不是很想哭?这问题你不知道,让人实在很烦恼!街上看不到警察,也没法把钱交给他,你着急想找妈妈,一个钢崩儿还不够打电话~~

 

      作为一个魔兽玩家,这种苦恼像极了在艾泽拉斯世界里练级的时候,好不容易拾取了掉落,却满地图找不到npc交任务物品,也没法获得那一点点的奖励。这个该死的NPC能躲在哪?我猜他可能抱着宜家沙发的便宜布靠垫,看着湖南卫视的脑残山寨片,吃着汪涵代言的老坛酸菜面,蹭着小区楼下的保安宽带线!

 

      写到这,我得停顿一下,因为我编不下去了。到不是畏惧编辑小可给我画红叉,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机场大巴改线缩减了路程,以前机场大巴又慢又堵,给足了我时间去胡编乱造,现在我还没写几句话就马上该下车了。有朋友给我留言说腿毛哥都开始炒冷饭了,得多看看书找找感觉。想了一下,自己的确是有日子没看书了,我决定下车后去买一本香港李居明2017生肖运势来启发下自己。找到一本这样的书谈何容易,更何况现在已经晚上10点,还没被城管拆掉的报摊早就关门了。就算真的找到了营业的报摊,摊主可能也不知道李居明是谁,就算我买到了李居明,上面也不会写着我今年财运亨通,至少没有“你在下半年有望在马路边捡到钢镚儿”的字句。

 

      想到这,我得停顿一下,因为我不知不觉得走过了岔路口,离家越来越远。我感觉有点累,我放下了行李站在马路边点了根烟,不由自主的开始前后左右摆头,眼睛东张西望,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我是在做颈椎操。夜晚的北京城马路上依旧很多车,路边的天桥下快要盖好了,天桥下一个小女孩抱着鲜花准备送给一个高个子男人,但高个子扭头走了,留下小女孩在路边一脸懵逼,愣了几秒钟后小女孩抱着花往前追赶;在她边上不远,一个哥们儿解开衬衫扣子躺在花台边,也许是喝多了想要歇歇;路边还有些积水,一个身材不高的肥胖大爷卯足了劲要跳过去,却还是落在了积水里,这套动作起评分为-5,难度系数0.1……

 

 

 

      看到这,我得停顿一下,因为这么多场景让我想起了我小时候在马路边只爱东张西望,观望着马路上形形色色的路人,发掘那些一闪而过的趣事。大爷的起跳动作也是在对马格南大师们的经典作品致敬,小女孩和高个子也许是在模仿某个电影里的经典桥段,喝醉的人也许更想脱掉裤子钻进灌木丛里,只把屁股露出来。不知为何,站在马路边的我突然很想去看看跳水的大爷起跳的时候小女孩奔跑的时候喝醉的人脱裤子的时候有没有掉出几个钢镚儿,如果我捡到了,那么那个该死的任务我就可以完成一半。正当我准备上前的时候,我隐隐的听见马格南大师们神仙般的声音在对我说:“小伙子,马路边没有钱,你捡不到的,但马路边有的是钱”。我赶紧问大神们,您是说一分钱无关紧要,而我可以像你们一样把这些有趣的镜头捕捉下来,然后拿去投稿,以后火了了就赚大钱了是么?大神们咳嗽了一声:“不是,我是说路边那垃圾桶里有好多饮料瓶子你可以捡走去卖……”

 

 

      我对大神们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也不买李居明了,我先去前面垃圾桶里看看。过去拿手机一照,里面早没瓶子了。马格南大神们的话依旧在我耳边萦绕,“也许他们并不是让我真的去捡瓶子。”突然之前,我好像又收到了启发,也许我不应该去着急捡钱,而是可以先找到警察,找到他就好办了。大不了给他一个饮料瓶子:“叔叔,这个大农夫山泉可是值5分钱哦~”

 

      为了寻找警察叔叔,我走到了马路边,虽然暂时没有找到警察,也没有捡到瓶子,我在东张西望的过程中还是发掘到了一些趣事,就像我那天晚上在家门口马路边看到的一样,尽管没有那么经典。我后来知道这种拍照方式叫街头摄影,也可以成为扫街,“攝影師背著相機留連在大街小巷,捕捉一幅一幅迎面而來的行人肖像,悲傷、驚訝、冷漠、喜悅、哀愁-種種形態在沉默而充滿張力的鏡頭下定格、凝固,刹那的生命變成鮮活城市的一頁歷史,收入攝影集,仿佛化成標本的蝴蝶,在或近或遠的後人關注的目光中復活,重新翩躚,喚起往日的記憶。”

 

      阿兰走在大街上总是假装调试相机,悄悄的把镜头拉远,怼在人的脸上,然后看着旋转液晶屏悄悄按下快门。我不敢这么做,我怕被人打,所以我只好远远的站在马路边,看着马路对面的行人们,把他们拍下来。



我猜他在给老家的亲人报平安



你猜一下外卖小哥的时速


我猜他两一定很闲



我猜他肯定疑惑,这家大门怎么没了



我纳闷为什么三里屯到了晚上依旧这么黄



I walk a lonely road The only one that I have ever known



我好奇现在还有谁家用着缝纫机





评论
热度(107)

© 腿毛哥Quilia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