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毛哥Quiliano

我对自己的要求很低:我活在世上,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倘能如我愿,我的一生就算成功。

微博:腿毛哥Quiliano
WeChatPublic:圖說軌跡
BBM PIN:2C32EEA2
微信:Quiliano1103

【图说】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序言



     “世界就像蒙上薄纱的油画,有的人粗暴地撕开薄纱,誓要看清世界点点滴滴;有的人却用自己独特的笔触,在薄纱之上涂涂画画,呈现出来的世界带有他们特殊的气质。他们放肆地胡说八道,尽情地插科打诨,文字中处处带有他们看待生活的态度和对生活的理解。科班出身只能给作品一堆华丽的辞藻,而对生活的敏感和感受力才能赋予文字灵魂。”

                                                                   ——MarinZ



                                                                            一 



      我有一个发小,叫熊博士,多年不见,我很想念他。由于他在国外,网络不好,所以我们之间的微信不是Instant Message, 而是当邮件来使用的。我这哥们名字不叫博士,而是他的学位是博士,特别厉害,所以我们都叫他熊博士。他因为联合国的项目去了马达加斯加,一呆好多年。也许明年他就回来了,或者后年,我想他回来的时候会随身提着一麻袋大龙虾,还有一本诗集手稿《旷野里的呼声》。



      我的这个博士朋友特别厉害,当年我们一起走出高中校门来到同一所大学,这么多年我一直碌碌无为,而他一直坚持学习。他从北京到里昂,再回北京,再从北京去到湾区,学习和写作的道路上永无止境。博士喜欢龙虾,关注生活,这是他所坚持的事情。

 

       我不爱读书也不爱看报,不爱看小说,但我喜欢看王二。王二当过知青,当过工人,后来恢复高考上了大学,还去美国念了硕士。他倒腾过计算机,学了Fortran、汇编语言和C语言,自创汉字输入法,研究数学,自己不明着研究就让书里的李卫公去证明费尔马大定理,后来他成了一个专职作家。观其履历,一个理科生成为了作家,其实写作这件事,大概是从他当知青期间开始的,从大跃进时期到知青,王二的很多作品都来源于他生活的那个时代背景。王二喜欢科学,关注生活,这是他所坚持的事情。

 

       后来我知道了拳王,拳王写的东西我也很爱看,因为像极了王二。拳王是利物浦拳王、武侯区蔡襄、淳里摩尔、虎扑文豪、戴着拳套的诗人,喜欢写菜谱的厨子。就连真正的北宋蔡襄,也以汴梁李淳自居。他喜欢炒菜,关注生活,这是他所坚持的事情。

 

       据我所知拳王李淳还写过一段话:“刘慈欣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科幻作家,我一直很好奇,作为计算机专业的毕业生和水电工程师,他是如何笔耕不辍,写出洋洋洒洒数百万字的小说的?后来看过他的一个专访,他说仰望星空是猿人们发展科技的动力,而对宇宙的敬畏是他写作的动力。”于是我把他们4个分别做成了案例来分析,寻找他们的共同点,得出一个结论:他们这些坚持写作和学习的人,都学过语言,不管是DOS,Fortran,汇编,C++还是外语,并且关注生活。我没学过计算机,也不会编程,DOS,Fortran,汇编,C++我都不会,但是我学过外语,我也关注生活。所以我也应该像他们一样,坚持自己所坚持的事情。纵然现在只是高考0分作文的写错水平和不知所云的拍照技术,但是我相信,这么做肯定错不了。也许若干年后,也有人赞叹腿毛哥镜头下的香港,腿毛哥镜头下的北京,腿毛哥镜头下的花鸟市场,腿毛哥的胡说八道。有人在十里河市场以10两银子的价格拍卖掉我那些照片明信片,有人把我的《一个只能仰望不能靠近的地方》当作外国留学生中文八级考试的阅读理解试题。

 

       想到这,我很激动,早已忘记现在是夜里两点钟还是凌晨四点半,很多关于坚持和鼓励的名人名言又萦绕在耳边,尽管我以前看到的是文字,但是现在我却直观的听到老式留声机里传出的声音。在经历了一个又一个失眠的夜晚,我还是决定打开电脑,打开编辑器。



                                                                      二



       关于坚持,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近20年来最伟大的铁匠布莱恩特先生说过的那句话:“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吗?” 离开家乡我就到了北京,最北边也就去过昌平,我都不知道洛杉矶在哪。但是我知道北京冬天凌晨四点钟的样子。

 

       北京的冬天何止是冷,那是很冷。

 

       我刚到北京的时候有一天夜里去工体玩,半夜累了跟着朋友们回了学校。我原本以为大家还有别的娱乐活动,但是他们早就暗地里组成了不同的小分队,以此为单位纷纷回到了小酒店、出租屋,只剩我一个人摇摇晃晃的往宿舍走去。我并不想因为他们抛弃我而去敲他们的房门,我只是又冷又饿,只想赶快回到温暖屋里吃一碗泡面,然后上床睡觉。但是我们学校对晚归管的很严格,必须在一个小本本上签字,然后通报到系里,系里在系大会上点名批评晚归学生,抓不良典型案例,杀鸡儆猴。我害怕成为典型,所以我痛恨在小本本上签字。我又成为了一个矛盾体,着急回宿舍又不敢回宿舍。着急回去是因为我又冷又饿,不敢回去是我害怕在小本本上签字。可是现在凌晨四点,我已经冷的不行了,必须抓住解决主要矛盾。我开始思考如何才能安全回到宿舍还不在小本本上签字?我迅速制定了几个作战计划:比如宿管大爷经常半夜失眠,然后会起来到楼外抽烟,回去接着睡的时候有时忘了锁门,我只要悄悄溜进去不惊动他就行,我甚至想到了COD4里双狙潜行里的匍匐方式;但是如果锁了门,我可以尝试绕道楼后面,有一间男厕所的防盗笼有损坏,厕所窗户不关,我就能爬进去;上述两个计划都不行的时候,那我只能硬着头皮按门铃敲门了。

 

        我迅速以麦克雷一样的闪身到了楼门口,仔细观察门锁,好像锁了又好像没锁,使劲推却推不开。后来我发现门锁的确没有锁上,但宿管拿软锁把门把手锁上了,真是可恶。于是我又跑到楼后面钻防盗笼。为了不引起其他不必要的麻烦,我得极力避开摄像头,我怕摄像头一照到我就发出警报,引来无数提着甩棍的保安,感觉像极了真人版的秘密潜入。

 

      冬天穿的多,防盗笼那空隙又有点小,我既要保证我能钻进去,又不能刮坏大衣,还不能像之前传闻的那样有同学卡空隙里。我努力回想了自己的三围尺寸,计算出自己圆柱体的体积,又测量了空隙的面积,得到一个完美长方形内切椭圆的数学模型,一切就绪,我开始往里爬,无奈实在太冷,抓到防盗笼的一瞬间,就好像大冬天在东北,拿舌头舔了铁栏杆...

 

       折腾了几分钟,好不容进去了发现男厕窗户锁上了。看来的确是太冷了,我猜测是男同学们怕上厕所的时候被呼啸的冷风冻伤屁股,或者把某些重要器官吹的麻木了。对于一个男性来说,既想拥有完美的屁股,也要拥有健康的器官。如果器官不行了,屁股还在,好歹还可以受,两个都坏了就完蛋。我也考虑过先一直蹲在防盗笼里面等着男同学起夜,然后大声拍打玻璃让他开窗户,但是那同学们看见窗外有个硕大的影子,打开窗户一看是个大活人,必然会吓的飞奔出去,裤子还掉地上。万一造成精神刺激加上冷风一吹,以后屁股或器官不行了,就是我的不对了。可是此时此刻,呼啸的冷风不去吹男同学的屁股却嗖嗖的往我领口里灌,而男同学们为了保住自己的屁股把窗户关上了,让一个大活人在窗外的防盗笼里蹲着,跟关在笼子里动物一样,这明明就是冷风和男同学们不对。



       我非常气愤,但是我是个学生,我不能损坏公物,我不能把窗户砸开。没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又来到了宿舍门口按门铃却没听见响,门铃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电池没电?我开始敲门,可是夜夜失眠的宿管大爷却睡的死沉,鼾声如雷,好似屠宰场的公猪,一通电,就撕心裂肺的叫,叫声响彻云霄,如音浪般扩散,震的屋顶地面都在摇晃,方圆800里内都能感知。宿管大爷的鼾声亦是如此,就好像八通线的列车,穿过了杨闸环岛,直奔通县县城。猪,固有一死,或东坡肘子,或梅菜扣肉,但是宿管大爷做不了东坡肘子和梅菜扣肉,宿管大爷的职责功能是给我们开门。楞凭我大呼小叫宿管大爷依旧熟睡,我非常气愤,但是我是个学生,我不能损坏公物,我不能把大门砸开。

 



《【图说】这仅仅是一场无法沟通的误解》里那个对我竖中指的阿三好像到了北京,我纳闷他不去唐人街卖豆腐跑来这干嘛,北京的冬天可不像悉尼那样温润。纵使他腿毛比我还多,但是他还是冷的受不了,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我很庆幸他没有看到我当年蹲在防盗笼的情形,不然他一定要对我竖起双手的中指并且哈哈大笑,笑掉两颗大门牙。

LeicaflexSL+Summicron R35+Kodak Ultramax400




                                                                      三



      凌晨四点的北京,校园里空无一人,我像一只迷途的风筝,不知道要飘到哪里。我穿着以前运动队发的耐克大衣,过膝盖那种,但是我觉这衣服并不比比基尼暖和,因为北京冬天的冷,是凝结的霜冻、湿冷的水汽、刺骨的寒风强效三合一,尤其是在凌晨四点。北京的冬天,温度并不算低,凝结的霜冻、湿冷的水汽、刺骨的寒风这三种东西单独看来也没啥威力,但是混合到一块,效果堪比要你命三千。我的大衣上面有一层冷凝的水汽,冷风再一吹,那一点点保温效果就好像部落和联盟之间脆弱的协议,早已荡然无存。

 

      凌晨四点的北京,校园里空无一人,我无处可去。这个点,没有一家商铺会开门的,除了网吧。于是我决定从学校的北边走出校园的南门,绕到西门外的网吧。我实在是冷透了,这不到2公里的路,我却感觉置身于西伯利亚的冻土平原,要走出这个荒芜人烟的地方,难于上青天。此时我想起了洛杉矶凌晨四点的样子,想起了伟大的铁匠,于是我拖着早已冻麻的双腿,嘴里一遍一遍的念着 Links Zwei Drei Vier...大约念了589遍后,我敲开网吧的卷帘门进去度过了清晨的最后几个小时。

 

     走出校门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位骑28的大爷,缓缓的前进。我对此印象深刻,因为很多年后,我看见过冯小刚骑28去颐和园的野湖,也看见过不认识的老大爷骑车去李村,都是冬天的事。多年之后我按下快门,因为这画面、颜色、湿漉漉的地面都和当年相似,我必须记录下来。

 

 

冬日里的大爷

Leicaflex SL+Summicron R35+Kodak Ultramax400




                                                                       四

       我这人对音乐无感,不爱听歌,五音也不全,更不会freestyle。我曾经和一些歌唱家们吃晚饭,有海菜腔的演绎者,来京进修的藏族歌手,蒙古呼麦传人等。酒过三巡,歌唱家们兴致来了,不仅纷纷献艺,还要教我唱歌。我硬着头皮来了两嗓子,里面获得大家的高度评价:“你这两下,跟以前我们村头老李家那公驴有一拼,它只要一开嗓,全村的母驴都亢奋,而且那公驴是即兴演出,母驴们就是它的粉丝!”“呀,那这个驴不简单啊,我们草原上要是有这么一头,母驴们都发情,也就不愁蒙古野驴越来越少了”“可惜不让毛驴坐飞机呀,去不了内蒙古。要不让小腿毛学学这个,然后他去草原上一展歌喉?”此处省略一万字,这让我明白了凡事都有两面性,我一开歌喉,身处左家庄的你会误认为自己在右安门,造成时空错乱;我一开歌喉,却也能为环保公益事业做点贡献。



       多年之后我在电视上看见一个节目,听到了一首歌,据说这种演唱形式叫民谣。我对音乐无感,只觉得歌手平淡无奇,吉他也平淡无奇,却有一句歌词让我有了兴趣。“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在很多人看来,这根本就是违背自然常识的事情,所以有人说这不是描写自然,艺术来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这首歌其实是说一个落入传销青年的故事。深圳南山的年轻人被人骗到了广西北海弄传销,深圳南山的家里人彻夜难眠四处奔波寻找的故事。歌词中的南方,北方不是说祖国的南方北方,而是南山和北海。不是字面理解的意思。



      我却不是这么认为。我不爱去打击和评论别人的想法,因为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我想说也许他们是过度解读了,如果到了北京,他们多半会认同我的观点。



       北京的冬天很不好过,当然这指的是室外,或者凌晨四点你还不回宿舍,你就觉得这简直就是人间炼狱。实际上到了屋内,因为有了暖气,暖气烧的旺,所以人人面如桃花,如沐春风。更有甚者在家里裤衩背心,套上一件军大衣就能出门了。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像三里屯那些地方逛商场,夏天能看见有姑娘穿着三点式,冬天一样能看见穿着三点式。



       北京的夏天也很不好过,当然这指的是室外,因为屋里能吹空调。如果你没看过窦娥冤,不知道什么叫六月飞雪,那到了北京,你就都能见到了。比如在南城有一个神奇的地方,叫李村。村口一排排粗壮的雌杨树,像极了耸立的器官;漫天飞舞的白毛,让人睁不开眼张不开嘴,就连鼻孔都恨不得像河马那样,长出来两片隔膜,把鼻子封住。你也可以选择戴一个蛤蟆镜,配上有过滤网的换气管,不过夏天很热,这不是个好主意,走在马路上也可能被误认为精神病。这等壮丽犹如六月飞雪,实属初夏一大盛景,低头走不了10米,就能瞬间白头。写歌词那歌手马啪啪是北京人,他知道杨絮毛也认识暖气片,他写的不过是北京南城和北城的事情,我想这才是他创作的初衷。




Leicaflex SL+Summicron R35+Kodak Ultramax400

 

腿毛哥WX: Quiliano1103





评论(1)
热度(309)

© 腿毛哥Quilia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