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毛哥Quiliano

我对自己的要求很低:我活在世上,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倘能如我愿,我的一生就算成功。

微博:腿毛哥Quiliano
WeChatPublic:圖說軌跡
BBM PIN:2C32EEA2
微信:Quiliano1103

【圖說】一個只能仰望不能靠近的地方

                                                         一


       我低頭看了一下表,現在是柏林時間週五晚上9點。週末晚上,有人窩在家中沙發上,有人在酒吧夜店經受酒精考驗,還有人端坐在電腦前喊著口號:“這個世界需要更多的屁股”,週末晚上,是最熱鬧最瘋狂也是最安靜的時刻。這一切,跟我無關,因為時差六小時,我低頭看表的時候是北京時間週六凌晨3點,此時我正在樓下遛狗。

  

        腿毛哥居住在北京城,我就是腿毛哥。凌晨3點鐘,我在二環內的老居民區樓下遛狗。這麼晚遛狗的原因是因為小狗年歲已大,變成了一隻老狗,代謝速率降低,原本早上起來大便,由於一時一時的拖延,日積月累,變成了夜裡三點大便。我不帶他下來,他不讓我睡覺。


       夜裡三點鐘是最壞的時候,這時候你又困又冷,假如還不能上床睡覺,心情就會很惡劣,壞念頭也會油然而生......三點鐘我站在荒蕪人煙的大馬路上,聽見有人在捅車門。我認為他是個賊——雖然可能是有人回來晚了,燈光太暗,想鎖車看不見鑰匙孔,不管是哪種情形,我都該過去看看。但是我懶得動彈,因為路人也會詫異夜裡三點怎麼還有人在樓下遛狗,他也許是因為有什麽事所以回來這麼晚,並不希望被人撞見,萬一傳到他老婆那...而且我們家狗很小,樹影下只能看見一個留著鬍子的小混混牽著繩子往前走,卻看不見牽的是什麽,定會把路人嚇的把昨晚的酒水全都吐出來,還混雜著綠色的膽汁。所以夜裡三點下樓遛狗不是個好遊戲!




      待我們家小狗解決了人生大事,準備回去schlafen,我卻毫無困意。我走到院子里的小花園,靠著亭子,小狗倚著我打起了呼嚕。我爲了驅蚊蟲便點了根煙,望著遠處慘白的月亮,冷冷清清。十年前我在北京,有天夜裡我睡不著覺,坐在院子里,情形就是這樣的。我聽見耶穌說:”我雖然為自己做見證,我的見證還是真的。因我知道我從哪裡來,往哪裡去。你們卻不知道我從哪裡來,往哪裡去。“本來我是知道我從哪裡來,往哪裡去,但是耶穌大哥這麼一說,我反而不知道我從哪裡來,該往哪裡去了。


      現在我雖然不太明白,但是也開始明白了。至少我看清楚了我所望著的遠處慘白的月亮,只是”中國尊“上面的安全探照燈。我當年來北京的時候,是爲了祖國偉大的外交事業,爲了一睹天安門和故宮的雄姿英發。



Leicaflex SL +Summicron R50  , Kodak Ektar 100°, SP-3000


                                                          二


   大約10多年前,我懷揣著爲了祖國偉大的外交事業奉獻一切的信念,來到了北京城。那時候北京的霧霾因缺少定量尾氣的勾兌,比不了如今京霾的經久爽口、乾裂綿長。10多年前的北京霾,少了些許城市的工業味道,卻多一點烏蘭布和的蒼茫壯闊,西北大漠的淳樸沙土。


    我小時候聽人說北京城其實是有一個細磚細瓦的灰色大院子,大院子里有很多小院子,都非常的老舊的了。原來大概有過高高的門樓,門前下還有過馬石栓馬莊一類的東西,後來沒有了。我來到了北京城,沒有看到灰色的大院子,只看到一個紅色的大院子,這是全中國甚至全世界華人都知道的天安門和故宮博物院。這個大院子,幾乎是全國人民心中的向往。每一個外地人來到北京,多半都要去看看天安門,遊覽下故宮,在廣場上拍照留念,就好像全世界的穆斯林對麥加、麥地那的向往。




Leicaflex SL +Summicron R50  , Kodak Ektar 100°, SP-3000

 

        作為一個外地人我也很想去天安門和故宮,那個時候我還在上大學,進城路途遙遠,還花錢,但那時我又想去所以我投機取巧,當了一名兼職大學生陪遊(不是那種兼職女大生陪遊),這樣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以實習為由,以一星期一次的頻率出現在天安門和故宮博物院。那些年,我見證了太和殿封閉式大修一直到08年修繕結束。在不能仔細參觀太和殿的那些時間裏我總願意去武英殿躲清靜看畫展,在那我知道朱耷結合倪瓚、黃公望、董其昌風格所做的《秋林獨釣圖》上款署一個“驢”字;亦或是直奔珍寶館去看象牙席子,好奇這究竟是何等高超的技法。我努力向外國遊客介紹中國的文化和藝術,文化外交畢竟也是一種外交,為此,畢業論文我還專門寫了“Chinesische Malerei aus deutscher Sicht”。現在我幹的工作枯燥乏味,跟外交扯不上一點關係,畢業之後扎根北京多年,在此城中,自覺不再有對故宮的向往,從未再踏入天安門廣場、故宮博物院的領地半步......



                                                        三


       想到這,我只感覺到手指一陣燒灼的疼痛感,原來是點的煙早燒到了過濾嘴。原來時間好像凝結了一般,悄無知覺。遠處的探照燈照慘白的有點荒唐,而這個城市依舊處於黑暗之中,讓我以為整個北京城仿佛陷入了一個無止境的黑洞,這一刻只有兩個唯二能動換的動物,那就是我和我的小狗。燒盡的煙灰落到了地上,儘管這產生的分貝不足0.01,而小狗卻聽到了,因此被吵醒,嗚嗚了兩嗓子,這才打破了時間的凝結。我覺得他就是救世主,因為不打破時間的凝結,我就會掉入黑洞裡, 不知道我從哪裡來,該往哪裡去了。小狗看著我,我突然意識到他想要跟我說話,我沒有教過他外語和方言,他只會說狗話,但我不會說狗話,我猜他嗚嗚兩嗓子肯定有所指,不然爲什麽不是嗚一嗓子或者嗚嗚嗚三嗓子?可是我猜了半天也沒猜出來,于是小狗急了,他說這麼些年你扎根北京,不再是當初的外地人,但是你的內心還是向往著天安門,儘管現在那是一個只能仰望不能靠近的地方,但你還是去過天安門故宮兩次。


      我都忘了我後來還去過那裡,聽狗這麼一說,我舉頭望探照燈,低頭思過去,想了半天終於想起來了。幾年前的一天,晚飯時分,我發現外面的天色很好,很大幾率出現晚霞,突然想拍天安門,所以回家拿了相機騎上車,從前三門大街直奔廣場。我想找一個絕佳取景地,所以一直走來走去,時不時比劃下相機,讓人看上去形跡可疑。正當我構好藍圖舉起相機準備按快門的時候,有人拍我肩膀并大聲呵斥:“嘿,你幹嘛呢?”我回身一看,是兩個警察叔叔。我有點生氣,因為我有名字,儘管我不姓腿毛但是我也不叫嘿;我拿著相機肯定是照相,不然能幹嘛。警察叔叔接詢問:“你哪個單位的?誰讓你在這拍照了?去去去,該幹嘛幹嘛!”我正想理論這又沒有立著牌子寫明禁止照相,我也從沒聽說過在廣場邊上拍照還得單位開介紹信,警察叔叔又堵住了我的嘴,接著問我:“你這什麽鏡頭啊,沒見過啊?老張,這小子是用的佳能吧?看著又不太像”  “估計是尼康吧,佳能哪有長這樣的啊”  “不管他是什麽了。嘿,你要照什麽啊?照了沒有啊,讓我們看看......”












      我最終還是讓警察叔叔看了照片,證明我只是個愛好者,絕對不是投敵的間諜或者偷拍的狗仔。我當時的心情和現在一樣,時時刻刻準備陷入黑洞之中,荒唐慘白的燈光和黑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所以我把這個只能仰望不能靠近的地方全都弄成了黑白。


      又過了幾年的一個冬天,我憑著免票進了故宮參觀,這是第二次。我跟個沒頭蒼蠅一樣在宮裏面亂竄,爲了怕走丟還開了地圖導航。想起多年前我還隨口就能用外語說出“北京故宮以三大殿為中心,占地面積72萬平方米,建築面積約15萬平方米,有大小宮殿七十多座,房屋九千餘間。它是一座長方形城池,南北長961米,東西寬753米,四面圍有高10米的城牆,城外有寬52米的護城河。”而現在,我卻什麽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對這裡一無所知。倘若別人問我三大殿具體都幹嘛的?我只能告訴他:“太和殿上朝,累了去中和殿休息,餓了去保和殿吃飯。因為要吃飽,所以叫保和殿......”




Leicaflex SL +Summicron R50  , Kodak Ektar 100°, SP-3000


      也難怪我忘卻了后兩次去天安門的事,電動車不讓走長安街,廣場時不時就戒嚴,天安門東、西站,前門站經常封站,地鐵不停,天安門廣場和故宮對於北京老百姓來說,真的成了一個只能仰望不能靠近的地方,沒事誰也不會往那去。我在這裡生活了多年,現在的北京既熟悉又陌生,我想起網絡上看到的段子:


北京:

一个外国人觉得神秘又现实的帝都。


北京:

一个外地人觉得厌恶又向往的帝都。


北京:

一个北京人觉得无奈又自豪的帝都。


北京:

一个穷人不敢来富人不想走的帝都。


北京:

一个到处是虚情假意,让你无法不孤单的帝都。


你决定来了吗!

你决定走了吗?


      “時隔7年再次走過金水橋,只覺得天安門城牆通道的石板路更添歲月的滄桑,回頭一看,側邊封閉多年的小門居然也開了。城外的人想進去,城里的人想出來,从裏往外,你看到了什麽?”




Leicaflex SL +Summicron R50  , Kodak Ektar 100°, SP-3000



        現在已是凌晨四點,遠方的探照燈已經熄滅,天空已經微微發亮,好似死魚的肚白,我必須趕快回去了。倒不是因為我困,而是蚊子太多。小狗毛多,蚊子叮不到他,便開始來咬我。我腿毛多,蚊子們無從下口便來咬我的臉。我畢竟只是腿毛多,但不是孫悟空或大腳怪,臉上沒有毛。所以我再不回去,臉上就要被咬成花瓜。



腿毛哥wechat: quiliano1103 欢迎关注






评论(2)
热度(3)

© 腿毛哥Quiliano | Powered by LOFTER